GiNKURO

one of the nobodies
.

提香:

老头水彩:

《民居》—第一次与马克笔的邂逅。

对于古朴的民居建筑,她的一砖一瓦,我都有着近乎痴迷的偏爱。

那经历岁月的残墙碎瓦、青石枯木;

那染铜绿的门环、褪色的春联;

无一不触动我的心里;

这也是我最近刚接触马克笔所画的,笔触、技术均不成熟,涂鸦;

 @提香 

我知道自己是很平庸的人。
所以会努力。

家?

夕阳的余晖正有气无力地落在我的阳台上,房间里的大声叫喊渐渐低下去。

吵完了。

距离爷爷过世也有三年左右了。爷爷在世的时候妈妈说他总是惯着我导致对我的教育彻底地失败,我想奶奶并没有那么多同情,只是兔死狐悲罢了。事实越发证实了真相,现在他们赶奶奶走,这就只留下奶奶一个人面对这一切了。

她年岁已老,现在又能做什么呢?不过区区养老金,又能做什么?而且她的名声早已被忍无可忍的妈妈败完了。这里面不存在谁胜利。妈妈付出了二十年的年华,如果说结果,熬到现在我已经到了二十岁的年纪,所有的恩怨趋于结束,更像是一场两败俱伤。我觉得奶奶很可怜,可是我也不会忘记在我初中的时候爸爸妈妈动辄被拿孝顺教育的日子。现在就...

穷山恶水

昨晚看完无人区,心里还是有点震撼的。在人物关系、情节处理还有镜头的转换等等方面能融合得这么恰到好处实在是很不容易。

故事是说一个来到西北为一个撞死警察的鹰隼贩子辩护成功之后回去路上的故事。

是的,是个公路片,重点在路上。

人物关系充满了张力。

在无人区,罪犯比起一个远道而来的律师更占主动权。情节强化了这种张力,使其比单纯的社会地位与实质强弱的反差更为丰富。

电影处处是这样强弱的博弈。

在开始,律师和罪犯一同在一家小酒馆吃饭,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家酒馆的名字占据一个不动声色的镜头,正是冤死的警察死前与同事同去的酒馆。两人如同重复历史的车辙痕般也点了一瓶酒——正像死去的警察那样,连酒的名...

jealous

喜欢你可爱,担心你太可爱。

好きです

时隔多年,我又一次看见了那种存在。

仿佛一个不敢期待的完全体。

很像我梦会的卢西安。

可是君生我未生,是不是要错失了呢。

现在还这么孱弱的我。

XX

“你身上最缺的,是一种异域风情。”

我厌倦这样的生活啊啊啊啊啊。


© GiNKURO | Powered by LOFTER